中国音画网

查看: 660|回复: 4

[原创] 秋日晚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9-23 2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逸能造景 于 2015-9-23 22:47 编辑



秋日晚情


文\ 逸能造景


  “自古逢秋悲寂寥 ,我言春日胜春潮。晴空一鹤排云上 ,便引诗情到九霄”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----- 刘禹锡《秋词》

    我喜欢秋天,就在这样一首词中,年复一年地与秋天约会。每当这个季节来临之时,我的文字就像长了翅膀,随着秋风在梦幻中徜翔。我尽情地亲吻她冰凉的面颊,抚摸她如瀑的长发,听她低吟细语,把缀满相思的落叶带进我的梦乡。
   
    秋是一首诗,秋是一副画 ,秋是一首歌,秋是一个美丽的梦。我喜欢秋,更源自一个童年的女孩。她叫“秋月”。她一泓秋水般清澈的眼睛,似乎能把你的心思看透。两根扎着粉红色的蝴蝶结的羊角辫,飘飘然好似一片彩云在你眼前飘过 。然而我今天坐在电脑前,凝视着论坛里的一个名叫“秋心”的女子的名字,引起了我的关注,心潮起伏思绪连绵。难道这“秋月”与“秋心”会有什么关联?,只因同是一个“秋”字,便在我的心湖中泛起层层涟漪。在论坛里经过一年多的接触,她的性格言谈和学识令我刮目相看。这竟然让我联想起“秋月”来。怎么可能是她呢?
   
    儿时我与秋月同住在一个大院里,那时我的玩伴除了秋月都是男孩,秋月小我几岁,和我小妹是同学也是要好的朋友。常到我家与我小妹玩耍,我自然与她接触的多一些。这丫头鬼机灵呢,常搞些恶作剧,叫我急不得恼不得。有时我聚精会神地练着琴,她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大喊一声,吓我一跳。要么就偷偷地把我的作文本拿走抄袭,得到老师赞许的点评,她会心安理得地高兴好几天呢,给我的奖赏便是一小块水果糖。我练琴时,她常常安静地坐在一旁,呆呆地听上半天。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上,我能看出她对乐曲的理解,我发现她是个感情丰富善解人意的女孩。

    邻家有女初长成,亭亭玉立似芙蓉。几年过去了,“月儿” ,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这样叫她,不知为什么,就是觉得这样叫她,心里有一种亲切的欣悦感。而秋月 也不再像几年前那样调皮撒娇,和我的接触也越来越少,每每不期而遇时,只是轻轻地打声招呼,腼腆地低头而过。我总傻傻地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升腾起一丝莫名的 忧虑。

   不久,上山下乡的锣鼓声把我送到辽西的一个穷乡僻壤。记得临行前的那个晚上 ,我最后一次拉起了二胡,一曲刘天华的《病中吟》诉说我告别父母的离伤之情。“给..... ”弱弱的一声,原来是秋月。我诧异地望着她。啥? 自己看!说罢转身离去。我接过来却是一个塑料皮的小日记本,我没细看顺手放进了琴盒里。
     
   知青的生活单调乏味,累了一天躺下就睡,一点玩心都没有。直到国庆节放一天,青年点开联欢会。我为同学们演奏一首《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》。大多女生都跟着旋律唱起来,一曲还未奏完便听见低微的抽泣声,原来是几个女生被乐曲的旋律和歌词所触动,勾起了对母亲的思念。开始是几个,到后来便是十几个抱在一起哭。我的天啊,我惹祸啦,趁他们哭得来劲,我赶紧溜之大吉。
   
    回到住处一头就扎到炕上,看着屋顶胡思乱想起来。突然想起月儿给我的日记本,赶紧翻了出来。打开扉页,上面一行娟秀的自字迹写着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这是那时很流行的UI句话我懵懂地看了看便扔到皮箱里。以后我才明白,这是豆蔻年华,情窦初开之时,一个少女对自己所爱慕的异性的一种表白。我真傻,当时竟然没看出所以然来。为这事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骂自己  傻瓜,笨蛋,白白痴长人家几岁。我这是怎么啦,难道这就是我的初恋?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啊。
   
    夏日的夜晚,凉风习习。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看月亮,从初盈看到满月,心中的那只月亮向我走来,我真好想伸手抚摸它那温润光洁的面颊。想象着广寒宫中嫦娥的摸样。月儿该不会是嫦娥身边的侍女吧,月亮,月儿,让我喜欢让我忧 。
  几年后,我返城进了工厂,第二年就带薪就读辽大。由于文革荒废了学业,学习中压力很大,不得不利用一切业余时间恶补。头脑里除了公式就是机械制图,校园----家里 ,两点一线。 尽管我学的是理科,但我始终对文学偏爱有加,同时也深爱器乐。 二十七八的大小伙子,头脑单纯的反到像个十几岁的孩子。只有爸妈絮叨的埋怨,才知道自己到了该娶妻的年龄。毕业再说吧,我总是这样敷衍着。其实,我是一直没遇着能令我心动的女孩。
     又是深秋。我忙于写毕业论文,常去省图书馆查阅资料。那天秋风骤起,随之而来的便是淅淅沥沥小雨。回家的路上顶着风雨只顾低头骑车,突然一把雨伞被大风刮到我的车前。我赶紧刹车停住,下车拾起雨伞,擦去头上流下的雨水,打量雨中的行人。这是谁的雨伞呢?身后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,清秀的面颊 ,淋湿的秀发滴落着雨水,喘吁着说,是我的伞,不好意思,谢谢你哦。我转过身,说着 不用谢,不由一怔,这么眼熟?她也愣住了,你是云杉哥吗?你是秋月?是的。我是。
片刻无言。我赶紧把雨伞递给秋月。我说别在雨中说话了,走,到路边小餐馆避一下雨吧,顺便吃点啥。秋月望着我点点头。
      要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汤,我们边吃边聊。我问秋月,这些年你过得好吗,住在哪里。秋月说,那年我下乡插队后的第二年,她便随父母去了三线,前年回城,父亲单位给新分了房子。哦,我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说,怪不得找不着你呢,秋月的眼神里视乎闪过一丝惊诧。然而转瞬即逝。
我简要地叙述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。兴奋滴说,这回好了,以后能经常见面了。秋月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悦,失落的眼神,呆滞的看着我。我预感不妙,心中忐忑不安,对不起,是我说错了什么吗?。秋月踌躇一会才说,云杉哥,下个月我就要去大连完婚,是父亲的朋友给介绍的。见过几次面,人还不错,在大连船厂工作。 对不起,我。。我。。你要是有时间,请你参加我的婚礼好吗?
    这太残酷了,事情怎嘛会这样?然而我还是故作镇静地笑着答应,恭喜你,我会去的。我把家里的电话号码留给了秋月,就这样,在秋雨中邂逅,又在秋雨中再次分手。

还能再见么,还有机会再见么,缘分这个东西不由你不信。于茫茫人海中我遇见了你,片刻惊喜后换来的竟是一次擦肩而过。没缘怎会遇见,遇见又怎会无缘?佛说;五百年前的一次回眸,注定了今世的擦肩而过。终是缘分未到,从此我的心中便有了一个美丽的期待。


   一樽酒,一弯月,一人独醉。两颗心,两知音,两处相思。
    于是从遇见的那刻起我才真的相信,“五百年的回眸”是一种刻骨的幽怨无奈,“五百年的回眸”是一种极致的踯躅彷徨,那是情到深处的无药可救,更是爱到炙热时的终极渴望……

   原以为那样的回眸只是一种缥缈的虚幻,原以为那样的遇见也只是一场美丽的意外,它只适合一个人无聊的时候,用虚幻的爱情去编织不会发生的美梦。但是,当意外来临的时候,它终是发生了,让我陷入了意外的温暖中,让我坠入了突发的激情里,而你却化作了一滴雨做的泪,把我的脸颊滋润了,然后浸湿了我的心扉。然后你却如云如烟般蒸发了,消失在如梦的红尘中。我在期盼中入梦,然后再用忧愁摇碎我一地的幻梦,却又在醒来后再次入梦。


   随着时间的久远,我早已不再做梦,也早已不是做梦的年龄了。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,孩子大了都成了出窝的小燕 ,我与老伴也都退休了。一天天无事可做,生活枯燥无聊。女儿看我闲的闹心,便给我装了一台电脑让我上网玩游戏。一天无意中溜进了《娱网家园》,从此我便有了[闲云出岫]这个网名。我写诗词,诗歌,散文,对联,不久就结识了不少兴趣爱好相同的好友,其中有个叫“秋心”的女子特别引起我的关注。一开始,她常看我的帖子,却从不说话,过了一段时间后,她偶尔留下只言片语。我礼节性回访,没想到她的空间有好多她的原创小诗,每篇都是那么清新悦目。没有当今网上女性文学那些多愁善感 无病呻吟的病态,亦没有现代年青女孩的狂野豪放。从她的几篇日志中可以看出,她是个性格开朗热情助人胸怀豁达的已经退休的女性。我预感到她会成为我的朋友,无论从年龄,阅历,知识,兴趣, 都会有很多共同语言。

   就这样,我与秋心的交往逐渐多起来。每当我发上一首小诗,她总是头一个跟帖,而且还会在我的文字后面再续上几句。我随便赞了几声,她就越发的肆无忌惮,有时把我的文字的意境篡改得面目全非,令人哭笑不得。不知从啥时候起,我开始叫她“师妹”,她也欣然地称我“师哥”,后来她又给我收了两个师弟两个师妹。我们的队伍壮大了,在家园里成了有名的导弹(捣蛋)部队,到处 打家劫舍,拆楼揭瓦。所到之处,鸡飞狗跳,一片狼藉。

   那晚我见秋心他们玩得高兴,就信手涂鸦写了一上联:【月证此欢,有茶 有酒 有良宵夜】。秋心即兴做了下联:【心萦素愿,无悔 无嗔 无落魄人】看来秋心兴犹未尽,接着也出一联:【谁借风刀裁水月】我调侃地回道【我凭雨箭射秋心】。咯咯咯,哈哈哈,惬意大笑。我说师妹,这么胡闹可不是我的风格,我还是抽空写我的诗歌诗词。秋心说:“不嘛,人家愿意这样玩。这多随便多开心,弄那些诗啊词儿的太费脑油”。别看她这么说,她文才还是很好的。我们文笔交流日渐增多,我对秋心也越发地关注,有意无意间总在文字中试探她的反应。我做上联 【淡月溶秋水】她回下联【闲云入远山】。对的还很工。继续【秋韵流波醉月去】===【花依倩影梦云来】。我赞她对的好,随即又做了一首长联:【 见也不容易,别也不容易。相对两无言,心寄相思地。】秋心没有再回下联,我也累了,道声晚安便下了。第二天去会了几个老同学,喝得多了点,到家就睡下了。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九点多了,心里牵挂着秋心,不知那下联她回了没有,我得看看她的反应,便打开电脑进入论坛。一眼就看到她在下面回了下联:

【聚也不容易,散也不容易。聚散难预期,魂牵梦也系】看来秋心有所察觉。我继而写道:【夜雨寒窗思旧事===秋风入梦记前尘】。我们就这样像猜谜似的互相试探着。  

    几天后我在秋心的日志里看到她新写的一首词。【鹊桥仙】
   
    乱云遮月,浮沙裹面,亭下琴声骤断。塘中荷碧藕连蓬, 哪知道、鸳鸯已散。
    孤舟离岸,佳人忘返,忍看浮萍雨溅。湖边苇绿雾缠茎, 都幻作、床前帷幔。
    看得出这首词秋心是用心填写的 ,那字里行间分明透出了无奈与缠绵。我回到自己的空间不由得也填了一首词:

       【诉衷情】
    友如旧梦逝水流,倦迁谈风流。多情空留余恨,擦肩过,意难休。   情已逝,少时求,老时忧。若得年少,踏破新春,更笑残秋。

     一连好多天秋心没有上网,她怎么了,病了还是....,我胡乱猜想着,这几天心里象长了草似的六神无主,一天无数次到她的空间转悠。我不禁质问自己,你这是怎么了,这么大年纪,胡子一大把的人了,怎会还象年轻人一样浮躁?下啦,喝酒去。

     心情不好,一连几天也没上网。今天刚一上去,便在诗词画苑栏目里看到一首词,[长相思},再看作者是 秋心,我赶紧打开进入她的空间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【长相思】  叹残秋
      雲出岫,雨出岫。对月凭栏酒酿愁,青丝逐水流。人悠悠,影悠悠。憔悴黄花叹残秋,欲说又还休。

      墨水流,泪水流。流入博海无尽头,醉眼望烟眸。天无由,地无由。独上西楼叹残秋,境迁不洗愁

    我反复看了好几遍才恍然大悟 ,她是为“更笑残秋”那几个字而纠结。本来我那是自我嘲弄,没想到她这样领会误解我了,没办法只好解释啦。我在下面的回复栏里写道:“秉烛冷夜思人远,花香满案裹婵娟。淡月虚悬轻把盏,酒中无君恨月圆。秋韵流波谁不醉,闲云岂敢笑秋残”。


    终于有一天秋心按捺不住了问我:“闲云大哥,我看了你的资料,知道你是沈阳的,也知道你的年龄比我大几岁,我怎么觉得你特像我小时候的一个大哥哥呢”,我说:“是么,哪有那么巧的,你在大连,我在沈阳,我也真希望你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呢 ”。秋心说:“我小时候还真在沈阳住过,一直到二十多岁才来的大连”。我的心骤然一震,莫非,莫非她是“秋月”!我试探着说,“月儿”?秋心惊喜若狂“云杉哥,真的是你吗?,一看到你的名字[闲云]和你的文风,我就猜疑是你。 哈哈哈....我大笑。我也是一直觉得[秋心]你就是我心中的那个顽皮可爱的“月儿”啊。快别这么叫啦,都五十多岁的人了,老啦。叫我秋月吧,要不还是叫秋心。我说还是叫师妹吧。

    秋心咯咯笑道:“也不知谁是我们的师父呢”,我说:“当然是老天,是他让我们从小青梅竹马,分了又聚,聚了又分,这不又聚了吗。若不是师傅怜爱我们,怎会有今日。我们现在都已年过半百白发添鬓,可是童心未泯,心态依然。儿时的玩伴又成了老来的玩伴,岂非天意使然?老天做我们的师傅应当之无愧!”。秋月长叹道:“唉,真是世事弄人,也许这就是缘分吧。今生注定了你我只有做朋友的缘分”。我说:“这样不是也很好吗,感谢师傅,感谢老天,在有生之年让我们在网络中相逢,今生已无憾。

    少时知音,老逾言欢。儿时稚趣,白发红颜。今生缘,剪不断,银屏网线牵。我在北,你在南,我在沈阳,你在大连。隔屏相望,我在这边你在那边。你的幸福便是我的晴天,你若安好便是我的心愿。做一生的朋友,便是我的誓言。哦我的小妹,我的月儿,我的知己红颜。我心中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调皮蛋!我感谢这段网络奇缘,让我们在红尘中相望,让我们在敲击声中攀谈。把那纯真的初恋埋在心底,把这份真挚的友情,珍藏到永远。做一生的朋友,直到海枯石烂。      



  

评分

参与人数 3金币 +87 收起 理由
风萧萧 + 36 精美作品
心路 + 31 中国音画因你而更精彩!
缘来有你 + 20 精美,葱白,喜欢。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5-9-24 0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很少逐字逐句地阅读网络文章了(当然,诗歌除外)。
但是您的这篇文章,我是逐字逐句认认真真欣赏的。首先说一句:特别喜欢您的文章。
您把您与“秋月”之间的情缘,由年轻时的怅然若失,到退休时的淡然欣喜,写得真好。
祝福您,祝福秋月。
还有,您文中的原创诗歌和对联,也是美到极致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9-24 14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字精彩,动画转场漂亮,感谢分享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10-6 2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细细流淌的,是文思,是生活!

青梅竹马是最真的情感!

喜欢楼主的文字,真实,感人,文笔深厚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6-27 1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{:crazy:}{:handshake:}我来欣赏学习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音画网 ( 宁ICP备11000214号 )

GMT+8, 2018-6-24 05:51 , Processed in 0.104026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