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音画网

查看: 366|回复: 0

[分享] 难忘的大“眼睛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9-19 11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秋日的太阳更加的温柔烂漫;蓝蓝天空深邃而悠远,没有风,也没有云,寂静的树林仿佛让太阳给哄睡了,只有秋虫在高草深处轻声呓语。
  雨后的草坪清新怡然,如同天然整洁的地毯;阳光在草尖上闪烁着迷人的光,野菊花张开娇艳的笑脸。双脚踏在沾满雨水的草地上,软软的感觉使我犹豫着不敢迈动脚步。当阵阵清风徐徐吹来时,远处传来了喜鹊嬉笑的声音;刚刚睡醒的树枝在轻轻地摆动着,好似在舒展着慵懒的腰身。一双艳丽的蝴蝶在我前面蹁跹飞舞,情意缠绵着向树林深处飞去……
  走在林中的小道上,偶尔有一两片树叶飘落到身上,拾起一片仔细地打量:深绿的颜色,微心形,边缘还有锯齿状。我感觉似曾相识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低头闻了闻还有种熟悉的味道。正当我深思苦索时,一个白皙的树影闯入视线,心里迅时为之一震。原来手中的叶片就是白桦树的叶子啊!为什么我竟然没有辨认出来,难道是时间久远了吗?
  我抚摸着白桦树洁白光滑的腰身,凝望那只不会闪动的大“眼睛”,心想遇见你真是一个美丽的意外,无言的喜悦涌上心头。情感犹如邂逅初恋的情人,闭上双眼聆听婆娑的树叶在耳语。尘封的青春记忆,在慢慢地清晰。
  我当兵的哨所是在一个不太高的山上,蜿蜒曲折的乌苏里江在山脚下流淌;红砖灰瓦的营房建在江湾的深处,一条砂石路穿过白桦林通向远方。
  我来这里时是坐着马拉的爬犁,速度虽然不快,可是很平稳。夕阳红老年旅游赶马的老兵憨厚朴实,一点没有军人的样子。一路上没有什么话,任凭马拉爬犁自由的行驶。当爬犁穿过白桦树林时,我感觉行进的速度加快了。老兵让我坐好还告诉我马知道快要到家了,所以加快了步伐。听见老兵的提醒,也让我明白了一个事实,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里以后也是我的家了。
  晚霞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改变色彩,只是连队的晚饭加了一道菜,是猪肉炒土豆丝。我记得很清楚,土豆丝切得很匆忙,肉丝也少的可怜。但我吃的很开心,因为是到家了。
  晚饭后的时间是宝贵的,因为到八点钟发电机就不发电了,不用吹息灯号都得就寝。所以大家都要利用这段时间,做自己该做的事。我看几个老兵在学习桦树皮画的制作技艺,也就跟他们学了起来。后来我还精心地制作了一幅树皮画寄给了她,特意用心形的桦树叶代表着月亮,希望她能理解我的心意。她的回信让我着实地消沉了一阵子,告诉我她不喜欢遥远的白桦树。从此我也就再也没有制作过树皮画。后来听说有一个战友的桦树皮画作品,在国家级刊物上获过奖,并且销路也很不错。有一次我们相聚时,只顾道战友离别情了,忘了向他讨要作品留做纪念了。
  那时候我很喜欢在秋高气爽的午后,用望远镜看层林尽染的五花山色,欣赏成群的野鸭在多彩的秋水中嬉戏。
  也有时会在白桦林中漫步,仿佛是被一群身穿白色衣裙的靓丽少女围绕在中央。我对着她丰姿绰约的身形,尽情地吟诵着自己书写的“冰冷小诗”,不是很压韵的表白,旅居网也不知她能不能听懂。
  每当月圆星稀的晚上,涌起的薄雾似条条飘浮的轻纱,在明亮的月光下随波起舞,缭绕在寂静的树林间;夜莺这时也会轻声地歌唱,勾起了我对家乡的思念,久久地反侧难已入眠。
  多年后我把这段经历讲给人听,都说太有诗情画意了。可是当年我又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呢?
  记得有一年开春,我们去巡逻,走进树林后就迷路了,大家又累又渴,只好坐在白桦树下休息。这时老兵拿出尖刀,在白桦树的树皮上划出一道倾斜的沟槽,不一会一股微黄色的透明液体就流了出来。我们轮流吮吸着,清凉的感觉和松脂的清香,给我们增添了的力量。当我们走出密林时,我回头看见白桦树用她那独特的大“眼睛” 默默地注视着我们,从这一刻起我喜欢上这不会闪动的“眼睛”,它是这样的柔媚和真诚,仿佛能熨平我的心波。
  触景生情是人的本性,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。我在不断的回忆中渐渐成熟,醒来时才知道什么是过往,什么是经历。我扪心自问,在漫长的人生路上,是这段艰苦的青春经历,磨炼了我的性格,培养了我辨别是非的能力。也留给了我很多的美好回忆和无限的青春话题。假如没有经历过艰苦,就不能理解幸福的真正含义。
  不过让我最难忘得还是那只不会闪动的大“眼睛”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到她面前,用怎样的方式再叙情怀!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音画网 ( 宁ICP备11000214号 )

GMT+8, 2018-10-16 01:46 , Processed in 0.079967 second(s), 20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